Friday, June 09, 2006

對於「講師」的回應,本人有以下澄清

對於「講師」的回應,本人有以下澄清

「一名年約廿歲的女孩子,在我面前叫囂要取律師信,之後我瞪了他一眼,並無任何動作,之後我見她向我展示中指(粗口手勢)然後離開,期間,並無任何人聲稱干涉或阻止,我亦不見李偉儀女士在現場目擊事件。」

「以本人與「網.政.廿一」和香港人民廣播電台之關劣關係,若當日本人確實曾經動粗,沒理由他們當時不報警以及叫囂即時把事件鬧大,從邏輯來看,司馬昭之心已昭然若揭。」

回應一) 本人並無講過任何關於「律師信」的言論及話語;

回應二) 本人從來沒有舉起中指作出任何挑釁行為;

回應三) 「講師」第三度折返後 (即動手折返那次),網友「KEITH」曾經喝止一聲「你做咩野呀!」,當本人回頭一看,「講師」於本人十步內距離沿維園方向急步離去。

回應四) 李偉儀小姐的確身在網.政.廿一對面之民間人權陣線 攤位,民陣攤位同時在場者分別有民陣數位召集人及一名秘書處職員。當時臨近入黑,入場者眾,「講師」不見李偉儀小姐在民陣攤位絕對不出為奇;

回應五) 本人當時選擇不報警,是因為尊重六四晚會,不希望像「講師」般於晚會中生事。 本人對於「講師」對本人之誣衊及對事件的無理推測深感憤怒,希望「講師」儘快作出解釋。並希望「講師」不要利用法律恐嚇本人。

芝心小熊
2006年6月10日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